「翡翠少年」當城市遇上部落

《翡翠少年》製作團隊2021年於武塔拍攝的過程。青浪潮提供

【記者李季芸專題報導】二〇二〇年,新莊高中獲得新北市政府教育局推出的「新北創新教育加速器」支持,成立了「青浪潮影像教育中心」。同年,由新莊高中媒體服務隊的隊員組成劇組,業界師資擔任指導、監製,共同開始製作紀錄片——「翡翠少年」。歷時三年的作品,於今年十月十三日登上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的大螢幕,舉辦首映記者會,預計在年底籌辦三場放映活動,讓更多人看見學生們的心血結晶。

宜蘭縣第一所民族實小

 新莊高中的學生跋山涉水至一百一十四公里外的宜蘭南澳武塔村拍攝「翡翠少年」。武塔村是泰雅族部落,而泰雅族雖為台灣原住民的第三大族群,在耆老逝世以及主流文化的影響下,仍面臨失傳危機。片中記錄下武塔國小轉型成民族實驗小學的故事,透過泰雅文化的課程,延續珍貴的部落文化與智慧。

 新莊高中媒服隊的願景為「以媒體與影像製作專長服務學校及回饋社會」,近年到訪過宜蘭武塔部落、花蓮五味屋等地進行服務學習。在武塔服務的三年間,學生與當地村民逐漸熟稔、感情也相當要好,甚至地震時還會打電話互相關心。

 製作翡翠少年時團隊常會被問到「為什麼要到那麼遠的地方拍攝?」新莊高中學務主任藍唯甄表示,紀錄片必須要長期觀察,武塔國小轉型的過程正巧擁有不確定性,能夠追蹤後續;同時,學生與村民積累的感情促成了拍攝動機,「翡翠少年」的想法就此誕生。

正直好奇的年紀

 擔任「翡翠少年」監製的鄭如娟,在學校從事教育工作大約兩、三年,發現現在的小朋友竟然會「沒有問題」,她認為這是一個危機:「他們其實在一個充滿好奇的年紀,為什麼對這世界沒有任何一點疑問?」又正巧遇到紀錄片的計畫,便著手進行。鄭如娟表示,決定做紀錄片的很大一個原因是,紀錄片是一個問號接著一個問號進行下去,所以必須要有探問的能力,當人們有了探問的能力,就會有尋找答案的勇氣。

 紀錄片中有許多會議的鏡頭,影片裡有被攝者,也有攝影師的身影。鄭如娟表示,大家在私下會議中講話都很直接,某些感覺有點粗暴的提問,反而是最可貴的地方,想把這個教育的初衷跟精神一同放進影片。鄭如娟說:「同學在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經驗下做提問,看似少了婉轉,也不如大人一般的周全,但卻隱含著想更靠近、更理解的心,我想這就是青少年獨特的角度。」

一步一步完成紀錄片

 學生導演游和謙表示,在拍攝片頭的葬禮畫面之前,內心感到相當衝突,因為漢人對於葬禮算蠻忌諱、嚴肅的,「要嘗試突破自己的某一部分,可能需要更加放掉自己的背景去深刻感受當下,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更近一點,什麼時候該更遠一點。」由當下氛圍也可以感受到兩個不同的族群對於葬禮、生死的態度截然不同。

 另一位學生導演陳怡潔說,第二次出機訪問村民之前覺得壓力很大,需要把問題都記在腦海裡,在聊天的同時進行訪問,「但回頭看發現自己在反覆出機與訪談後,更了解自己想知道的事,這些提問就比較內化,而不是把題目背下來。也因為經歷多次訪問,聆聽與提問過程變得比以往流暢。」

 「翡翠少年」劇組成員之中,年紀最長的也不過大二。這群青澀、懵懂的學生運用業界規模流程,拍攝超過兩萬分鐘的影片,光是素材的逐字稿就裝滿了一整箱的A4紙。過程中,老師和學生共同討論影片的安排和剪接,融合學生的思考及想法,最終呈現出七十五分鐘的精華,呼應青浪潮所言:「攜手影像專業、深入社會各角,由青少年的視野與觀點,發起屬於青世代的新浪潮。」

 最後藍唯甄表示,「翡翠少年」是一部每次看完都會引發很多思考的紀錄片,村民面臨的問題、做的選擇,會讓人回頭去看自己所在之地是否有類似的問題,「教育這件事情,我們都在面臨考驗,即使方向角度不同,但我們都得要決定『你想要堅持的是什麼?』」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