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時代記憶 修復台灣電影

膠卷修復組組長蔡孟均分享嚴重損傷液化的膠卷。攝影/程欣瑩

【記者程欣瑩專題報導】電影資料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它可以留存時代軌跡下的珍藏記憶。國家電影中心自民國九十七年來就致力於台灣電影的數位修復,也在每個月第二個和第四個星期六舉行「台片狂」常態企劃,播映台灣數位修復電影,讓修復完的台灣電影有機會重回大螢幕。

修復基本功 膠捲那些事

 老電影的修復,是由一個個功夫堆疊而成的。首先,修復人員會整飭和清潔膠卷,進行物理性的修復,接著掃描成數位檔,再分別進行影像和聲音的數位修復,最後進行調光輸出。國家電影中心膠卷修復組組長蔡孟均表示,一部片大約需要花三個月來進行修復,主要是因為進行修復的電腦及設備無法百分之百確認到髒點及刮痕因此不管是進行膠卷還是影像的修復,都必須人工逐一檢查、修正。

 繁瑣的修復流程,需要修復人員的細心及耐心。蔡孟均說,修復人員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把膠卷從頭到尾確認過一次。他們靠觸摸、靠眼睛、靠耳朵,摸膠卷的時候要感受上面有沒有任何破損;膠卷反光的時候要檢查上面是否有需要清除的雜點;當掃描出來的聲音不一樣,要判斷是否有裂痕經過,這些事項都是他們需要一一觀察的,每一格膠片都不能漏掉。 

「修舊如舊」的堅持

 國家電影中心在進行修復的時候,會堅守修復倫理,秉持「修舊如舊」的精神。蔡孟均說,站在電影資料館的立場,寧可少修,也不能把電影修得太新。他們只修劣化造成的痕跡,而不修電影本身的影像。如果以前的電影在拍攝時,攝影機的鏡頭不小心卡到毛髮,毛髮就會是電影裡的一部分,過去觀眾看到的也就會是有毛髮的影像。這類原本就存在的痕跡,他們是不修的。而老電影的影像比起現在的電影,顆粒感較為明顯,因為膠卷用來紀錄影像的媒介是化學的染料,而染料本身就有顆粒,所以為了保留他原有的樣子,不能把顆粒修掉。修舊如舊,能讓經過數位修復的老電影,不失它原有的年代感,把台灣老電影的璀璨延續給今日影迷們。

 台灣有許多部老電影走過了時代洪流,卻不是每一部都能透過修復呈現在現今大眾的眼前。蔡孟均說:「在選擇要修復的電影時,第一個是看是否能拿到版權,因為電影是商業產品,如果不談權利去修復的話,就是違反著作權法的重製。第二個是看此部電影在台灣影史的地位。」例如修復武俠片導演胡金銓的《俠女》、《龍門客棧》等電影是因為他的武俠片在台灣的電影史上有無法取代的重要地位。

「台片狂」重回舊時代

 國家電影中心研究策展專員鄭慈瑤表示,「台片狂」企劃是今年二月開始的。播映的電影會圍繞在中心製作的其他主題,像是中心發行牟敦芾導演《不敢跟你講》與《跑道終點》的經典DVD,以及在《電影欣賞》雜誌做了牟敦芾導演的專題,因此「台片狂」企劃搭配DVD及雜誌,在二月做了《不敢跟你講》與《跑道終點》的放映。由於這兩部片都是六零年代的台語片,考慮到連貫性,在三、四月也都挑選了《颱風》、《危險的青春》等六零年代的台灣電影播映。而「台片狂」每個月都會固定放映,影迷們可以上網購票,重溫老電影的美好時光。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