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深山 尋訪豆干味

在深山裡的豆干味,純白建築吸引人駐足。攝影/李汶倢

【記者李汶倢報導】寬敞的水泥庭院、潔白的外牆點綴著大面玻璃落地窗,位於南投鹿谷小半天聚落的「豆干味」在山中景致裡成為特別的角落,吸引著路過的旅人駐足。豆干味早期專事桃園大溪的豆干加工,後期因大溪豆干捲入二甲基黃食安事件,選擇退出加工市場並自創豆干品牌,減去豆干所需的化學添加物和防腐劑,希望能一改豆干給人不健康、加工的印象,讓大眾知道豆干也能吃得健康。

台中學徒 故鄉落腳

 提到家族經營豆干的契機,豆干味第二代經營者魏振展解釋,家族都是鹿谷小半天人,父親在年輕時到台中當豆干學徒,認識了家中同樣經營豆干產業的母親──蔡淑琴,兩人在婚後因爺爺身體狀況不佳,決定回到小半天創業並照顧爺爺,他們將在台中學到的技術帶回故鄉,開啟在深山工廠日夜為豆干代工的生活。

走過產業低潮 自創品牌

 豆干味還未建立自品牌前,一直都是在南投深山裡的工廠代工豆干,接近三十年的經營在當地累積相當多的熟客和口碑,雖然沒有品牌和醒目的招牌,不過大方的試吃份量和好喝的現熬豆漿成為吸引顧客的亮點。不過面臨外地遊客時,隱密的山路反而成為他們經營上的劣勢,「因為我們要進去的路是產業道路,遊覽車和中巴都沒辦法進去,我都要開小車出來接客人,一台遊覽車都要接三四趟。」蔡淑琴說。交通的劣勢成為工廠遷址的第一個契機。

 約莫二一五年,大溪豆干爆發添加非法化學品──二甲基黃的食安危機,一時間豆干的加工過程成為媒體聚焦的議題,魏振展表示:「整個行業都受影響,我們做代工的,訂單量幾乎就沒有了。」考量到訂單量銳減且代工利潤原就薄弱,魏振展的父母親在當時毅然決然退出豆干加工市場,並選地遷址,自創品牌。

 「早期我們客戶他們沒有賣那麼多,但是他會一次給你叫很多,反正賣不完他就退回來給你,但是退回來我又不能改一個日期再把它賣給客人,所以那時候就給竹林當肥料,後來連竹筍都沒得吃。」魏振展解釋,不為大溪代工後雖然製作量減少非常多,但也解決了一直以來的豆干浪費和環境汙染的問題。

二代接手 地方創生

 提及當時自創品牌的過程,魏振展解釋,其實是由父母主導,「連店面的設計圖都是他們找設計師畫的,鄰居都覺得很驚豔。」魏振展說。大學在台中求學的魏振展,對於接手家中事業並沒有太大熱忱,畢業後到台中從事補習班業務,之後更前往日本度假打工,直到食安危機爆發,父母決定自創品牌後才回家接手產業,從頭複習做豆干的手法並擬訂行銷計畫。

 「有參加經濟部辦的中小企業輔導,在地一些商家大家組成一個team,大家去行銷我們這個地方的產業。」魏振展說。,為行銷豆干品牌,魏振展不斷在行銷領域進修,雖然父母希望還是能靠在地口碑口耳相傳,但魏振展認為應該要主動將豆干行銷出去,開拓知名度,同時為地方盡一份心力。

 另外,遷址到小半天山腳下的豆干味將過去銷量較不佳的豆干種類去除,減輕成本負擔和浪費,也決心將過去豆干會添加的防腐劑和化學添加物減去,「化工的原料或是防腐劑我們就全部都不用了,比起以前一翻過來後面都是化學式的那些,現在其實只剩下非常微量的食品級添加物而已,其他都是天然的那種香料。」

 用高溫殺菌取代鹽和防腐劑,天然香料取代化學添加品,魏振展和蔡淑琴表示,豆干味的品牌理念就是希望能夠抹去豆干給人不健康加工品的印象,讓大眾在享用豆干時,能夠減輕負擔。豆干味在山林裡默默耕耘研發,期望能為豆干產業帶來嶄新的印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