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發掘人與物的價值 一碼村

一碼村中擺放植物藝術創作課程的作品。攝影/吳千千

【記者吳千千報導】一碼村作為許多萬華社區組織的進駐地,雖然沒有足夠的營運經費,卻轉而從自身可用的物資中創造價值,藉由手作坊、體驗課程等活動使大眾看見丟棄物能夠被重新使用,無形中也增添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一碼村的創立不僅提供許多萬華在地組織能夠穩定營運的空間,更成為人與物的再生基地。

為何創立一碼村

 一碼村創辦人黃芳惠說道,在進行社區營造的過程中發現,社區組織需要基地進行議題倡議、課程體驗和講座宣導,但是臺北所需的空間成本高,最終被迫放棄、收掉的命運是可預見的,黃芳惠與其團隊不希望這些組織只有如此結局,因為她認為組織和基地消失會使人與人之間建立的關係、達成共識而成立的社群、對倡議議題的認同就此瓦解。

 當時剛好找到閒置已久的前國軍福利合作社招租,加上此處有四百多坪的空間能夠容納更多社區組織,因此在二〇二〇年,粉紅豹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的黃芳惠、原典創思規劃顧問有限公司的吳婷婷和人生百味的巫彥德號召許多萬華在地組織共同創立一碼村。

如何促成人與物的再生 

 一碼村團隊將此處定調為人與物的再生基地,希望大眾透過進入一碼村體驗和理解再生概念。在議題組織市集和深夜酒吧中,不同組織、社群和村民能夠探討在地社區議題、相互分享自己的人生經歷;在社區互助方案中,他們會協助獨居者和年長者等做運動、參與手作坊等活動;同時團隊也會在週末舉辦物的再生體驗工作坊,透過木工體驗課程、植物藝術手作、回收物資創作等達到物料的再生循環。

 黃芳惠提到,小家電修理是一碼村重要的再生工作之一,因為大眾在電器損壞又重新購買的過程中製造出許多垃圾,然而如果有地方能夠出借維修工具和學習修理技巧,就會有更多物資可以被留下來繼續使用,甚至可以流通到其他地方。

 一碼村的名稱源於「一碼歸一碼」,村中進行的分享和回饋沒有對價關係,黃芳惠也說道:「協助別人和被別人協助,在一碼村中是很日常的一種互動。」像是進駐一碼村的萬華大水溝二手屋中販售的商品皆由大眾捐贈,而他們則會提供社區經濟困難的家戶打工機會,並且每個月會開設「免廢市集」邀請其他攤商一同擺攤。

 一碼村的再生理念需要追溯至黃芳惠與其團隊建立的第一個社區營造基地,那是一個工具共享空間,將日常生活中免費、被丟棄的物資重新改造和利用,他們發現此方式能更有效地將環境教育傳遞和應用於社區中,也察覺循環永續並非窒礙難行。當社區有公共空間募集各式各樣零件和工具,大眾就可以相互交流解決方式,這同時能夠促成社區互助還有環境保護,黃芳惠表示:「建立社區營造信心是我們認為的重要目標,大眾認為人口流動快速,社區營造難以進行,但是只要某個觀念被體驗過、認同後,大眾的行動反而更容易被帶動。」

互助並創造自身價值

 人生百味秘書長巫彥德提到:「在社區工作的重要性是讓貧困的人互相幫助,而這個發展關鍵在於有沒有一個空間可以互相認識和得到幫助。」疫情期間社區增加許多需要幫助的人,但是巫彥德在向大眾募集物資的過程中發現工作室存放空間不足,因此和一碼村合作組成聯合物資中心,一同傳遞物資至社區各處。

 原先一碼村團隊來到新據點時擔心會面臨許多營運的壓力,可是一路走來卻沒有感覺到這種焦慮,黃芳惠談道:「一碼村不是經過計劃所產生的專案,團隊沒有充足的經費,所以從可用的物資中創造價值,在過程中我們看見自我的潛能。」營運一碼村至今,自身的應變能力有所增加,變得更勇於面對挑戰,黃芳惠認為這也是一碼村目前獲得的最大成果。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