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當髮廊與募資平台相遇

好剪才設計師細心為顧客設計髮型。攝影/李汶倢

【記者李汶倢報導】全台第一間致力翻轉髮藝產業環境的社企髮廊——「好剪才」,在今年五月,碰上產業最大危機——疫情三級警戒,現場服務收入歸零,總營收滑落七成以上。企業存亡時刻,企劃部和各分店店長透過密集線上會議,在不到一周內推出雲端家教髮廊和嘖嘖募資方案等企劃解決髮廊運營困境同時,也思考後疫情時代下的產業轉型策略。

髮廊新型態 設計師線上指揮

 「因為有一段時間沒辦法上髮廊,所以我們有很多客人在家就剪出一些很奇怪的形狀出來,然後傳給自己的設計師,就說:『欸,你看我把頭髮剪成這樣我該怎麼辦?』,很荒唐的照片一直來這樣子。」企劃經理呂若瑜道。

 疫情升上三級後,許多消費者紛紛取消原有的預約,但髮型問題對於人們而言仍舊是個剛性需求,於是企劃部和分店店長在五月十八日髮廊自行停業前後,不斷進行密集的線上會議討論針對顧客需求設計推出剪瀏海、電棒教學、兒童剪髮等等課程,善用視訊工具開設「雲端家教髮廊」服務,讓消費者就算在家防疫,仍能與設計師約時間,進行一對一的髮型教學

 因為這是很技術性的東西,所以有時候會叫破喉嚨,就是希望客人不要多剪或少剪到。」擁有雲端家教髮廊豐富經驗的店長Enso說。購買雲端家教髮廊服務的客群其實非常多元,「有的是幫自己小孩,有的是室友互剪。他們覺得很好玩啊,但也覺得蠻難的,也覺得非必要其實還是想回來剪。」店長表示,許多顧客在體驗自行剪髮過後,才體認到設計師技能的專業性,也更渴望能夠早一點回到髮廊理髮。

 雲端家教髮廊要克服的不僅是客人的技術面問題,網路訊號也是一大挑戰,「其實我們有搭配簡報,但是這樣慢慢弄,網路又不好,畫面就只能將就,有時候客人就會沒有馬上get到我說的地方。」Enso分享。提到雲端家教髮廊的心得,Enso總結,其實就是一個疫情下的應急服務,「蠻好玩的,但不要太多。」

嘖嘖募資 提升營收兼顧社會責任

 繼雲端家教髮廊後,好剪才企劃部於六月一號嘖嘖平台上推出募資企劃,內容除了原有髮品和剪髮服務外,也融入社會企業精神,包括集結髮廊內設計師,出班到偏鄉進行三天兩夜的義剪活動,和免費培養未就學未就業的逆風少年成為髮型職人等等專案。期望在補貼營收、闡述好剪才欲翻轉髮藝產業理念的同時善盡社會責任。募資活動進行時,好剪才也收到來自香港或馬來西亞等亞洲同業的支持與回饋,非常認同他們為髮藝產業做出的努力

 「身為社會企業,我們的理念就是希望給髮型師更好的職業環境,其實這個議題真的非常的小眾,加上一般人很難理解,髮型師就是光鮮亮麗,我們為什麼要贊助他們?」呂若瑜說,專案執行最大的困難,其實是讓民眾對議題產生共鳴。她解釋,台灣髮藝產業在行政院主計處統計下,一直是產業又窮又忙的排行榜上前幾名,且隨著許多美髮業者的單價越來越低,美髮師的抽成也隨之下降,「這樣的惡性循環下,民眾覺得花一百塊就可以剪好頭髮,那為什麼要花更多的錢去做更好的服務,所以養成大家對髮型技術這個專業沒有非常重視。」呂若瑜無奈地

 好剪才創辦人Lane為了解決美髮業的低薪和窮忙問題,開設職能訓練所,讓北中南的設計師都有機會能夠參與專案課程並提升技術,同時也為想自行創業的美髮從業人員提供顧問服務,幫助他們度過開業最繁複的時期,她希望能夠讓美髮從業人員價有所值、一洗過去的產業困境,讓設計師擁有良好的生活質感。

與疫情共處 思考產業轉型

 大環境的窘況使得在其生活的小蝦米也不得不費力進化為適合生存的樣態,以設計師為例,在無法提供現場服務的情況下,轉而利用社群拍影片、直播,與企劃部門合作為自家髮品撰寫貼文,結合自身專業知識和長久累積的客源,步入行銷領域,轉換不同角色。

 除了讓設計師發展不同角色外,好剪才內部也不斷思考,後疫情時代下如何與疫情共處並在顧客心中有特別的份量。呂若瑜分享,在疫情嚴峻情況下,團隊內部才認知到電商平台的重要性,諸如雲端教學髮廊課程和線上安心購等產品服務,都倚賴好剪才髮物所作為銷售管道,「在產業轉型上我們確實需要投注更多的心力在電商平台。」呂若瑜強調。

 另一個部分則是好剪才結合五年創業經驗和疫情省思後淬鍊出的「服務進化流程」,「我們之所以對客人來說是特別的原因,是因為跟客人之間的情感連結我們希望可以把情感連結繼續放大,讓不只是已經跟著我們很久的老客人,也希望第一次踏入好剪才的人就可以成為我們如知己般的客人。」

 為了實現這個願景,好剪才三家分店的設計師和實習師從八月開始,就不斷進行集訓,「每個禮拜都要聚集大家一次練習一個項目,例如這次練習溝通,下次練習洗頭,再下次練習剪髮這樣子,就是要確定每個人都了解這個服務精神的意義是什麼。」呂若瑜解釋。「待客之道」和「髮型知己」成為好剪才疫後迎接五周年全新出發的關鍵字,在致力翻轉髮藝產業之餘,更期望成為消費者心中最具有份量且最了解髮型需求的社企髮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